滚龙坝系湖北恩施最大明清古建筑群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9-01 17:55
摘要:核心提醒:这个方圆约5平方公里的土家村,是恩施州现存最大的明清古建筑群••。(狮子屋场大门,图片起源:中新网)本文摘自:中新网,作者:刘胜萍 刘畅 王传普,原题:《滚龙坝系湖北恩施最大明清古建筑群》我们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探寻这片古老而传奇的土

核心提醒:这个方圆约5平方公里的土家村,是恩施州现存最大的明清古建筑群••。

(狮子屋场大门,图片起源:中新网)

本文摘自:中新网,作者:刘胜萍 刘畅 王传普,原题:《滚龙坝系湖北恩施最大明清古建筑群》

我们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探寻这片古老而传奇的土地:滚龙坝!

莽莽群山,何来龙?“尖龙河¶••⊿洋鱼沟两条河流从南北两侧在这里相汇,尖龙河水黄,为黄龙;洋鱼沟水清,亦曰青龙;雨时山水暴涨,一清一浑,如双龙翻滚,交汇流入天坑,咆哮达江入海,故有了滚龙坝••。”村主任张斌自豪地说••。

这个方圆约5平方公里的土家村,是恩施州现存最大的明清古建筑群••。

滚龙坝村

滚龙坝位于恩施市崔家坝镇,是鸦雀水村所属自然村••。坪坝周围青龙¶••⊿笔包¶••⊿纱帽¶••⊿马鞍¶••⊿尖银¶••⊿五峰¶••⊿外坡¶••⊿马环¶••⊿宝塔¶••⊿老虎诸山拱卫,全村总面积约5平方公里,耕地面积500余亩,以土家族为主的农民200余户,以大疏散小聚合的情势居住在平地周边的山体缓坡上••。聚合式农舍大多为明清古建筑,石板小道相连,间以古树幽竹,与周围山水形胜协调成趣,构成一幅生意盎然的漂亮画卷••。

2007年被国度建设部¶••⊿国度文物局命名为“中国历史文化名村”••。2012年列入由国度住建部¶••⊿文化部¶••⊿财政部颁布的第一批中国传统村名录••。

恍若皇宫的古村风貌

穿过几间砖混构造的现代民居,一对威武石狮保卫的大院——狮子屋场进入我们视野••。

这是一座用木¶••⊿砖¶••⊿石混杂建成的四合院式天井屋••。风火墙上,已不见当年华丽;左中右三屋的三门九排间布局却令人瞠目:中屋为石门,清道光十八年打造的一对石狮踞守门前,三进十房¶••⊿两天井,向氏祠堂居其中;右屋出檐木门,七进十五房五天井;左屋五进十一房¶••⊿二天井••。三屋天井两侧均设对称小亭,屋后依山建花园••。三屋有小石门贯通,居住之人不出屋可相互走动••。

同处一院,建筑格局雷同,为何大小不一?98岁的向极元大爷说:进,就是房子的径深••。官小的只能修三进屋,官大的才干修七进屋••。这门坎也是一步一步地高,寓意步步高,是仿皇宫而建••。进出门也有讲求,一般人等只能侧门进出,只有九门提督(相当于现在的厅级干部)以上官人来府才得中门迎送••。咱这屋子官人曾官至五品,当过御前侍卫••。如果哪个比他职位低¶••⊿修的房比他大,那就是抢占风水,有违“居处不庄,非孝也;莅官不敬,非孝也”而降罪••。

穿行在巍峨的楼宇之间,入茅坎山建筑群,赏四房屋基,走长街檐屋,看老学堂,行中坪建筑群,我们仿佛置身于一座明清古建筑博物馆之中:石砌天井¶••⊿抱厅冲楼¶••⊿书房绣阁¶••⊿正房偏屋¶••⊿猪栏牛舍¶••⊿火坑杂间组成的家族大围屋;三进¶••⊿五进¶••⊿七进多排房屋官序有别,屋内冲亭相连,曲径通幽,还有石木雕刻,或龙戏火珠¶••⊿狮滚绣球¶••⊿或太极双鱼¶••⊿仙猴捧桃,或喜鹊闹梅¶••⊿富贵牡丹等尽入画中••。无不显露出当年的优美与堂皇••。

从弃戈避祸到落业发达

沿石板小道而上,有块古树幽竹的地带,向家人称祖坟岭••。

随行的恩施市文史专家贺孝贵说,葬在此处的大多为清道光¶••⊿咸丰¶••⊿同治¶••⊿光绪年间向家的达官贵人,进士¶••⊿举人¶••⊿把总¶••⊿千总¶••⊿游击¶••⊿都司¶••⊿总兵,还有诰命贵妇,其中4座墓葬立有虎头碑••。

据称,明朝时,向大旺一族弃戈避祸,携家人家丁到滚龙坝落业发达••。《滚龙坝向氏族谱》证实,“先祖向大发……明皇赐军饷善食职••。崇祯年携眷征战,始于豫,复经楚,败于蜀,领其寥寥子孙及士卒弃戈奔忙,由彭水经施州,昼宿密林,夜行小道,数月有许,奔至滚龙坝挽草落户,为免祸患,更名为向大旺••。”

向氏一族在滚龙坝有两次令人称道的发达••。《恩施县志》载,明,向霖龙¶••⊿向云龙¶••⊿向霈龙同胞三弟兄皆因武勋授官••。

清道光年间,向存道¶••⊿向发道¶••⊿向致道同胞三兄弟经科举步入仕坛••。向发道曾立功于朝廷,品衔连升三级,其家族也享朝廷俸银••。

滚龙坝人以为,向氏家族的风光源于这里的好风水:群山绕坪坝,雌雄二龙挟“水口”••。此乃“夫妇媾而男女生,雌雄交而品物育,此天地化生之大机也••。”

一幅正在销毁的国画

在文物专家贺孝贵眼中,滚龙坝就像一张正在销毁的国画:“国画很优美,但是它在燃烧••。”

曾经多次实地调研的贺先生心痛地说,数百年的历史精髓,在短短半个世纪里,正慢慢走向一条不归路••。

村委会主任张斌坦言,随着村民生涯程度进步和人口增加,拆屋盖房加层盖房的现象日益增多,村里至今已有近半数的文物古迹或损毁或流

失,具有维护价值的古建筑仅存39处••。

记者在保留较为完好的四房

屋古建筑群看到,一堵9米高的石墙,被风雨剥落得面目全非,部分横架在石墙上的木梁已产生倾斜••。狮子屋场¶••⊿长街檐屋一些原住户早已将古建筑拆除,建起二层¶••⊿三层的新民居••。

恩施市文物局局长刘清华坦言,滚龙坝的困境,是处所历史文物维护工作中遇到的典范困境,“基层没有专项维护资金,上级部门又没有严厉按国度请求出台切实的维护计划,而使历史文物的维护工作被耽误了••。”

村头,一棵高大的银杏树伫立,张斌告知我们,全村500年以上树龄的青檀与银杏有7棵••。最大的一棵银杏树龄594年,高34米之巨••。仰首望去,阅历了风雨的银杏,只剩枯干独身••。我们在想,新性命的轮回开端了,滚龙坝的春天还远吗?